上饶信息网
科技
当前位置:首页 > 科技

屏社交依赖症手机已成新器官缓解孤独时又重

发布时间:2019-11-27 01:04:00 编辑:笔名

屏社交依赖症:已成新器官 缓解孤独时又重坠孤独,

选自《太原晚报》

当络社交 、微社交 等词已无法直观精确地形容络社交的现象和本质时,我们或许应该用屏社交 一词去描述普遍意义上的络社交 。

近日,资深媒体人陈序的新书《主编死了》、腾讯微博开放平台员工徐志斌所写的《社交红利》、曾任中国联通董事长兼总裁的王建宙的新书《移动时代生存》等书,都解读了大数据时代新的社交关系。

屏社交 已经严重影响到了我们的存在感。它以其技术便利,最大程度地释放了人们难以餍足的贪欲,却无法帮助我们消化不断囤积的社交欲念和严重过剩的社交存量。因而,当下我们的社交从来没有这么透明和做作 人人都并不真的在乎别人怎么样,却都乐于分享自己的状态,等待别人作出反应。如果没有人点赞跟帖,这条动态似乎就是不存在的。

公共进化论:公与私的界线消失了

屏社交 给公共生活带来的最大冲击是,它把一切私生活都卷进了公共的范畴。也可以说,纯粹的公共生活亦已消失不见,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又一个不同时空、语态的私生活,而公共乃是其总和。因而,公与私的界逐步变得模糊。隐私已经被屏社交部分地瓦解。

像我这样的络话痨 ,很多微博、是发给自己看的 粉丝少得可怜。使用者固然认为他的屏属于他的隐私,并视之为一个自愿示人的日记本,只是礼貌性公开。他通常得到的回应也只是礼貌性忽视 没有点赞、跟帖、转发。

时空的错位与叠合,在微博刷屏时经常发生。发动态的人总是假想他人此刻 会看到。有时到了第二天甚至更久才有人点赞 。如果我想了解一个人,翻看他的微博或朋友圈,能看到许多之前的动态,这相当于我认识 他的时间点被提前 了。这就是传播的长尾效应,究竟可以有多长?理论上可以无限延长。

传播的长尾首先带来了传播的革命。过去,传播常常是一次完成的。在屏社交 中,传播的次数理论上却是无限的,只要有人续传,就能像击鼓传花一样使之不沉。

因此,陈序出书《主编死了》,在屏社交 的舆论场里面,他认为,主编将褪去职业经理人的光环,与普通的、业余的选手们同场共舞。

太原科技网
药膳食疗
烘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