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饶信息网
健康
当前位置:首页 > 健康

血旗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2:40:28 编辑:笔名

泰山天柱峰白云簇拥,直插苍穹。山上松林密布,幽暗深如海。风卷山腰,林涛汹涌,声似滚雷惊天。天柱峰巅的顶尖,大约丈余的平石上,坐站多人。然而每个人都悄无声息,生怕一口气就吹破这团静谧的氛围。山顶静寂,峰下喧嚣,仿佛一山两世界。坐在东首的黄衣老人,上扬枯瘦的手指,微拈唇下白须。他的嘴角一咧,冲着南边壮汉说了一句话。像被刀子扎了一下,壮汉猛地腾身站起。长发迎风飘扬,丈余身躯巍巍兀立山巅,就像是一面虎虎生威的旗帜。

他是令天下部落闻之丧胆的战神。他身高一丈八,身披虎皮。他就是九黎苗族部落首领蚩尤王。一位鹤发童颜的太婆也站了起来,她双手交叉胸前,向众人拱礼说,承蒙三位大王应老婆子玄女之约,齐聚天柱顶,商谋天下大计。念万千苍生福祉,三位大王好好图谋,上天有好生之德,不可再染战火而涂炭生灵。蚩尤王,黄龙王,火龙王,三位大王静心和谈,九天玄女请了!

蚩尤双眉如剑,铜铃大的眼里射出的精光,戳向南首的黄龙王。他盘膝而坐说,黄龙王,你视我九黎如坐针毡,不灭九黎终是心有不甘?

黄龙王翘起白须,说,九黎好战而凶猛,危我子民,非我等不善,乃上天难留也,我乃替天行道。蚩尤一声顿喝,好个黄龙王,替天行道?天道何在?天道自在人心,你心念不纯,大言借口天道,难道九黎苗部惧怕乎?

一直未吭声的火龙王,微微咳了一声,说,九黎如兽,焉能存世?非我等无礼,奈何谁有蚩尤王称号之坚伟?我有提议,若蚩尤王毁庐山炼金神器,退出中原,岂不战事湮灭?蚩尤王如若孤意独行,火龙部落从此加盟黄龙部落,也不会惧于九黎猛兽。

蚩尤王怒极而笑,声若旋风,哈哈,原来黄龙火龙畏我战神之号。就算我战死疆场,九黎苗部自是人人战神。即便我退身逐鹿,隐于山野,二位又焉能安心?尽管二位联手威力非凡,九黎八战八胜又岂是浪名?中原逐鹿,涿鹿再战!蚩尤言尽,甩袖而离。天柱峰顶又哑寂无声,面面相觑,人人无言。

风云突起,九战在即。涿鹿之夜,冷寒如刀。九黎八十一座苗寨,人人涌出寨前,组成男女两大阵团。蚩尤手持两丈钢叉,矗立阵沿。他张嘴喷出虎声,扑向女阵问,怕乎?女团声响旋起灰尘,答不怕。蚩尤虎声又扑进男阵问,怕乎?男团答声如万丈高浪,战神,战神,喊声一浪接一浪,翻腾汹涌不尽。

那一夜开始,九黎苗部战团如虎下山,猛如犍牛,脱捷如兔,尖刀般刺进黄龙战阵。一时黄沙遮天,日无光,月无影。涿鹿田野,血雨腥风,鬼哭狼嚎。击夔鼓,走飞沙,白须黄龙王阵前拒敌,也是无畏无惧。

激战九天九夜,尸横遍野。黄龙王率部撤退。战神,战神!在部落欢呼簇拥中,蚩尤大胜回寨。

是夜,月冷如冰。蚩尤坐于山岗,俯视八十一座苗寨,面色怅然。香风拂面,一女子临近身旁。女子身材修长,亭亭玉立,娇嫩如花。女子说,王,我部仙逝勇士已葬阚乡丘。黄龙亡兵无人收尸,想是黄龙部落兵败,回气未喘,尚未来此行事。蚩尤牵住女子纤纤小手,拉进怀中,说,夷,你叫人收拾,也葬于阚乡之丘吧。

夷绽开鲜红小嘴说,王,此战又大捷,王何来忧色?蚩尤又俯视苗寨说,夷,九战后,空寨如何?夷仰头说,空二十九,尚存五十二寨。

蚩尤目眺岗下山丘,大手抚摸夷满头柔软青丝,说,夷,我有八十一位兄弟,血脉相连,想来阚乡丘里葬我兄弟二十九,血染枫叶,兄弟孤独在天了。夷,要是我战死,你怕不怕?

夷的纤纤小手轻摩蚩尤身上的虎皮,声柔而坚定,王是战神,夷不怕,战神是王,夷一点也不怕!王是太阳,夷是月亮,九黎的男女就是分不开的日月。呵呵,战神?战神!蚩尤突然厉声,夷,我若战死,夷怎么办?夷怕不怕?

夷说,夷不怕!王若战死,夷像其他失去丈夫的姐妹一样,养好大牛和小牛,养大的大牛小牛,像战神父亲那样强壮,也像战神父亲那样威武。

蚩尤仰天大笑,声冲云霄。他紧紧搂住夷,喃喃说,夷,那就好,那就好!战神,呵呵,战神……

几月后,黄龙和火龙部落卷土而来,逼近涿鹿。战鼓擂天,狂风聚起,日月顿然无光。黄龙王惊诧不已,好战猛勇的九黎苗部,竟然紧闭八十一座苗寨,拒敌门前。历经九败后,黄龙王倒是立马不前,不敢冒然进犯。

那一夜,蚩尤召集兄弟,商谈战事。王寨内喧闹哗然,争议不休。蚩尤王搂着夷,紧缩眉头,力抗众议。而夷像一朵娇嫩的花儿,于风雨中轻轻颤动,鲜艳欲滴。

次日,黄龙王战团推进。未达王寨前,突然黑风大作,飞沙走石,白云翻滚。就在黄龙王愕然转瞬之际,整个世界被团团云雾裹住,伸手难见五指。千军万马陷入云雾,如盲人瞎马,横冲乱撞。不论怎么冲撞,也撞不破云雾之墙。

如此折腾三天三夜。一阵清风徐徐,霎那云消雾散。世界豁然清澈,阳光明媚而灿烂。黄龙和火龙二王正在不知所以时,人报九黎苗寨人失寨空。又报,阚乡丘有大墓。

二王催马阚乡丘。阚乡丘方圆数里,土面隆起的坟包,枚不胜数。乱坟间,有一大墓高一丈,长约两丈。二王神色凄然,走近大墓,双膝临地而拜。大墓陡然震动,墓心迸出一束红光,似一匹红绸悬于空中飘荡。黄龙王祭曰,逐鹿在野,战神真龙。血旗灵现,天下大同。祭落,旗隐。

共 1989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一个战乱时代,一些野心勃勃的统领者,打着为了天下苍生的正义旗号,一再挑动战争,带来死伤无数。作者文笔流畅,描写生动,语言精炼,古色古味,很有特色。欣赏佳作,祝创作愉快!【编辑:尚林夕】

1 楼 文友: 2016-04-17 07:16:00 欣赏佳作,祝创作愉快! 行到水穷处,坐看云起时!

伊春牛皮癣
赣州治疗龟头炎医院
南通治疗卵巢炎方法
伊春牛皮癣医院
赣州治疗男科方法